您的位置:首页 > 网站联动 >

管仁健/中正牌执照要到哪一年才能废止?

2017-05-18来源:中国上海网

  

  解严即将30年了,但戒严时代的各种乱象,迄今无法消除。到今天我们还要讨论戒严时代就存在的问题,实在是悲哀。
  卫福部疾管署从1月底陆续接获医院连续通报,有5例急性病毒性C型肝炎确定病例,患者均曾至桃园市杨梅区「维莲诊所」就医,并接受药物注射,而该诊所竟丧尽天良,针具并未于使用后即时丢弃,重复使用以致造成感染。
 
  高龄90岁医师李维臣,经营维莲诊所至今约10年,招牌写着一般科、各种酸痛、龙骨保健、妇女疾病、慢性疾病等。
 
  李维臣,1928年生,原是军医,1977年取得医师证书后,在桃园市卫生所担任主任兼医师,1985年获得执业证照后,开始在桃园诊所执业,共换了7、8家诊所,2008年才开设维莲诊所。
 
  1983年我在公共卫生科毕业前,就到卫生所实习。那年代卫生所的所长与辖下组长,需有医师资格。但有医师执照的,也不可能来屈就,因此大多是由拿所谓的「中正牌」,也就是军医退役后,伟大的中华民国就颁发一张医师执照。
 
  正规医师要苦读多年,大学联考分数超高才得以考上医学系,连号称天才的柯P都不是一次就上。医学系要读七年,课业与实习都比其他科系苦,这么辛苦才换来的执照,有可能会出租吗?会为了省钱回收针头吗?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,是要怎么面对学长学弟?
 
  但军医的「中正牌」执照因为太好拿,相对也没有太多约束力。如果说三宝驾驶的驾照是鸡排换来的,这种「只换屁股不换针」的无良医师,执照则是用戒严换来的。
 
  就跟退休金的党职转公职一样,戒严时代滥发的中正牌的医师执照与律师执照,至今仍无法废除。台湾真的解严了吗?其实需要转型正义的地方还很多。

上海网官方微信